首页 热点 正文

完整版【爱你不悔】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年11月26日   来源:网络
小说名字:爱你不悔
第09章 不愿再做扑火的飞蛾

疼到极致,许宁歆怀疑自己会死掉。163女性网

可是她没有,甚至连晕过去都不能。被迫清楚的感受着男人的蹂躏和羞辱,体会着生不如死的绝望。眼泪早就流干了,她的眼神变得空洞。

像破碎的娃娃般,任由贺时琛粗暴的翻过身。

她忍受着腹部一阵强烈过一阵的坠痛,模糊视线中,贺时琛满目厌恶和冷酷化为内心深处最可怕的梦魇。

每每午夜梦回,惊得她遍体生寒。

恍惚间,许宁歆觉得自己好像笑了。163女性网

她看到贺时琛骤然紧缩的瞳孔、僵硬的身躯,呵,原来这个冷酷的男人也会在意自己的反应吗?

“呵……”

“不准笑!”

贺时琛表情狰狞,大手毫不客气的遮盖住许宁歆的脸,像是害怕看到她的表情。

明明这个女人只是工具而已,他的心却因为她麻木的表情而痛,甚至慌乱。内心深处那股恐慌和不安让他不敢再看她的脸,最终草草结束这一场性事。

匆匆整理好衣服,贺时琛落荒而逃。

空荡的客厅只剩下仿佛被抽走灵魂的许宁歆。

温热的液体沿着大腿下落,空气中弥漫着麝香以及淡淡的血腥味儿。

“唔……”

肚子,好疼。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许宁歆一手覆盖着平坦的小腹,一手死死的捂着嘴巴。本来干涩的眼眶忽然湿润起来,大颗的泪珠滚落。

“宝宝,拜托你,坚强点!”

惊恐又慌乱的自语着,死寂的客厅渐渐响起压抑的啜泣。

尽管肚子疼的厉害,许宁歆也不敢让任何人知道。她要守住怀孕的秘密,孩子是她的,绝对不会允许贺时琛跟那个女人抢走。

这夜,怎么会如此漫长。

许宁歆不知道自己疼晕过去几次,最深切的印象是在黑夜中惶惶不安的惊恐和绝望。163女性网当疼痛终于过去,她又忍着疲惫把血迹擦干净。

艰难又小心的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回到卧室,许宁歆站在淋浴头下,麻木又机械的搓洗着身上被贺时琛留下的青紫痕迹。

之后的几天许宁歆一直小心翼翼的卧床休息,身体才算恢复。

这段时间贺时琛一直没有回来过,又不是排卵期,他那么厌恶自己又怎么可能牺牲跟那个女人的甜蜜时间。

对他,许宁歆已经不再奢望了。

再深的感情也经不起消耗,她不要再做扑火的飞蛾,太痛苦了。

……

“时琛,你怎么了?”

徐彤皱眉,担忧的看着贺时琛。推荐163woman.com

虽然这些天他一直陪着她不曾回去找那个女人,徐彤一方面开心不已一方面又得意自己的魅力。可贺时琛总是时不时的走神,让她很是不满。

他该不会是想着那个女人吧?

徐彤的心底涌上来浓浓的危机感,她红着眼眶扑进贺时琛的怀里。

“时琛,你是不是厌倦我了?”

“怎么会呢。”

见心爱的女人双眼含泪,哀戚又委屈,贺时琛忙温柔安抚。

他嘴上说着缠绵情话,心却不由的想到那晚许宁歆麻木空洞的表情。

心里又一次涌上熟悉的痛和不安。完整版【爱你不悔】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贺时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可笑的怜惜一个生育工具!

他拼命想忘掉当时的画面,可越是压抑,就越时不时想起。

第10章 让你们都不得好死

“时琛!时琛!”

感觉到贺时琛再次走神,徐彤怨恨又愤怒。直觉告诉她,贺时琛的反常肯定是因为那个女人。想到她居然占据了贺时琛的注意力,徐彤就嫉妒又害怕。

时琛爱自己没错,可那个女人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万一时琛也会爱上她呢?

不行,她不能再任由时琛跟那个女人接触下去,必须得做点什么。

她还没报仇,可不能让时琛被那个女人给迷惑,得不偿失!

“时琛,我想要你。”

徐彤搂着贺时琛的腰,轻咬着红唇,风情万种的看着他。

贺时琛本没有什么欲望,但现在他迫切需要做点什么把脑海中不该出现的许宁歆的脸给甩出去。顺势抱起徐彤,一边亲吻一边大步走回卧室。

“啊,时琛!”

徐彤发出娇媚的轻吟,双手胡乱的抓着贺时琛的后背,疯狂渴望着,可贺时琛却猛地停了下来,僵硬着身体盯着徐彤享受的脸。

该死!

他为什么会想到许宁歆那张麻木的脸?刚刚还高涨的情欲瞬间消褪,甚至有点继续做的欲望都没有。

得不到满足,徐彤从沉溺中回神,娇嗔的看着贺时琛:“怎么停下了?”

“没事。乖,换个姿势。”

贺时琛勉强笑笑,略显急切的把徐彤翻个身。

可没多久就草草结束。

虽然他像往常一样抱着徐彤去浴室仔细给她洗干净,擦干抱出去才自己去洗。徐彤还是觉得不对。

她表情狰狞的盯着浴室的方向,不甘的抓着身下的床单。

都怪许宁歆那个贱人!对,都是她的错!

这天,许宁歆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电话。

“想知道我跟你的关系就到埃菲尔咖啡厅来。”

是那个女人的声音!

“我没办法出去。”

“放心,我会安排好的。”

许宁歆攥紧了手机,还想说什么对方却已经挂了。

想到那张跟自己一样的脸,许宁歆不可能不好奇。犹豫再三,她还是决定去见她。

很快就有人来带许宁歆出门。

一个小时后,她在埃菲尔咖啡厅见到了徐彤。

“你是谁?”

许宁歆开门见山的问。

“我们两个长的一模一样,你说呢?”

“不可能,我是独生女!”

“呵。”

徐彤嘲讽的嗤笑,独生女?那她算什么?明明是双胞胎,她却从出生起就被丢弃。许宁歆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她却从小活在非打即骂、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地狱!

如果不是偶然遇到贺时琛,她怕是早就死了。

所以她恨徐家,发誓要让徐家所有人都付出代价!

“你知道为什么时琛会跟你结婚吗?”

“是你做的?”

“是我。”徐彤笑的怨毒:“我骗时琛自己体质不好不能怀孕,故意让他娶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恨你!我要肆意践踏你,毁掉你!不但如此,我还要让徐家付出代价,让你们都不得好死!”

“啪。”

许宁歆忍无可忍,站起来狠狠地给了徐彤一巴掌。

一道人影迅速冲上前,扯过许宁歆的手臂毫不客气的还了她一巴掌。力道之大,让她身体不稳,小腹先是撞上桌角,又狠狠地摔到在地。

感受到腿间的温热,许宁歆惊恐的大喊:“我的孩子!”

第11章 她跟孩子又算的了什么

原本还想询问徐彤有没有事的贺时琛身体一僵,猛地回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双手捂着小腹满脸恐慌和绝望的许宁歆。

“贺时琛……求求你,救……救救我的孩子!”

小腹疼的厉害,比哪一次都让她惊恐。

这个可怜的还只是胚胎的孩子,他到底要经受多少的苦难。这一次,会不会……会不会就这么离开自己。

不,她不能失去他!

许宁歆求救的看向贺时琛,眼底满是哀求。

如果他还有点良知,就救救她,救救她的孩子!

怀孕,这个贱女人竟然怀孕了!

徐彤的眼底满是扭曲的愤怒和怨毒,她还没有付诸行动这个贱人居然真的怀孕了!这样的话,她就更不能让贺时琛再跟她接触。

“许宁歆!”

贺时琛下意识甩开徐彤的手,想过去把地上痛苦挣扎的人抱起来。

徐彤更快的抓住他的手臂,一副痛苦昏厥的模样。

“时琛……嗬嗬……时琛……”

她惨白着脸,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呼吸声。贺时琛的脚步瞬间停下,惊慌的转身抱着徐彤。

“彤彤,你怎么样?有没有事?乖,深呼吸……”

“嗬嗬……”

徐彤紧紧地抓着贺时琛的手臂,痛苦的喘息着,随时都有可能窒息的模样看的贺时琛惊恐又心疼。他紧紧地皱眉,一边是许宁歆一边是徐彤……

彤彤每次病发都很严重,根本不能耽误。

至于许宁歆肚子里的孩子……原本就只是为了徐彤才会有的。对,最重要的是怀里人。还有保镖跟着自己,可以让他送许宁歆去医院。

但是彤彤不能没有他!

贺时琛迅速做出决定,弯腰把几近昏厥的徐彤抱起来。

“孙武,送许宁歆去医院。”

对着身后的保镖命令了句,贺时琛抱着徐彤头也不回的离开。

许宁歆忍着剧痛,绝望的躺在地上。朦胧的视线中,贺时琛的背影渐行渐远,留给她的只有绝望和刻骨铭心的伤害。

呵。

到底还是他的白月光真爱重要啊。

至于自己跟孩子……算得了什么呢。

许宁歆疲倦的闭上眼,忽然觉得自己拼命要保住肚子里的孩子根本毫无意义。

即使生出来,等待他的也只是更悲惨的命运吧。

还不如就这样没了。

许宁歆自嘲的想,整个人陷入冰冷的黑暗中。

“怎么样?彤彤她没事吧?”

“贺先生放心,许小姐没事。”

闻言,贺时琛这才松了口气。

让佣人把医生送走,贺时琛坐在床边,握着徐彤的手,心疼不已的看着脸色苍白脆弱的仿佛一眨眼就会消失不见的徐彤。

“彤彤。”

幸好你没事。

想到被送往医院的许宁歆,贺时琛的眉头再次拧了起来。

看了眼昏睡中的徐彤,他把她的手放回被子里,起身要离开。

“时琛……”

“彤彤,你醒了?”

贺时琛转身,欣喜的看着徐彤。她露出孱弱却坚强的笑,眼神里是满满的依赖。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时琛还在陪着她,没有走。看来哪怕那个贱人怀孕了,时琛最爱的、最担心的还是自己!

第12章 真后悔当初爱上你

医院。

“您的丈夫、孩子的父亲呢?没有来吗?”

医生面带怒气的翻看着手里的病例,对病床上一连死寂的许宁歆问。

许宁歆回过神,缓缓摇头,沙哑着声音开口:“我没有丈夫,孩子也没有父亲。”

正要狠狠斥责她的医生闻言,眼里闪过一丝复杂。叹了口气,神色缓和了些:“不管怎么说,孩子这次算是保住了。你以后可要多注意,不能再出现任何闪失。”

“我知道了。”

许宁歆语气平静的说,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腹,没想到流了那么多的血孩子居然还是保住了。

宝宝很坚强。

跟一个小小的胚胎比起来,自己似乎太过懦弱。三番两次的意外,宝宝都顽强的撑了下去,自己又有什么理由放弃呢?

不过就是被囚禁,不过就是爱错了人。

她不甘心,不认命!

距离孩子出生还有七个多月,她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准备。

终有一天……终有一天她会逃出这座牢笼,带着自己的孩子。

此刻的许宁歆还不知道,在不就得将来,她会为了这个决定付出多么惨痛的代价。

浑浑噩噩中,许宁歆感觉到一束复杂的视线,牢牢的盯着她,让她格外不舒服。她皱眉,缓缓睁开眼。

看到贺时琛,愣了一下,继而露出讥讽的笑:“真是稀奇,贺先生居然没有陪着自己的小情人。”

贺先生,而并非从前亲昵又饱含着爱意的时琛。

这让贺时琛有些不适,他拧眉,不悦的看着她。

想到医生的嘱托,他强压下胸口翻涌的怒火。开口想说些关心的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冰冷的质问:“怀孕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问出口贺时琛就有些懊恼,他本不是要说这个的。

“你这不是知道了吗。”

许宁歆嘲讽的说,眼里是冷漠跟疏离。

像无数尖锐的针,狠狠地刺着贺时琛的心脏。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竟觉得底气不足,甚至不敢面对她锐利的眼神。

挫败的站起来,贺时琛的表情因为僵硬而显得愈发阴冷。

“从今天起,好好安胎,没有我的允许哪儿也不准去!还有,不要再招惹彤彤。她身体不好,受不得刺激。这次她没事是你走运,再有下次……”

“怎么, 你难不成还想要杀了我吗?”

许宁歆冷冷的打断贺时琛的话,嘲讽的质问。

“杀你?以为我不敢吗?”

贺时琛抿唇,冷眼看着许宁歆。

“呵,你有什么不敢的呢。连自己孩子的生死都可以不顾,又何况只是个生育工具的我。贺时琛,我真后悔当初爱上你。”

我真后悔当初爱上你。

轻飘飘的几个字,却像重锤一般狠狠地砸在贺时琛的心上。

让他忽然惶惶不安,胸腔瞬间变得空空荡荡。他握紧了拳头,觉得自己的反应可笑。

有什么好在意的,她不爱了自己才该松口气的不是吗?

他爱的是彤彤,只有彤彤。

你只是被许宁歆那张跟彤彤一样的脸所影响,所以才会有那么奇怪的反应。对,你只是把许宁歆误以为是彤彤罢了。

像找到了安慰,贺时琛逐渐平静下来。

第13章 心疼你?别妄想了

“后悔你也爱上了,现在才来说这些,妄想让我愧疚?还是分出一丁点的注意力给你?既然只是工具就该有工具的自知之明!”

丢下残酷又绝情的话,贺时琛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

“工具的自知之明?呵……哈哈……”

许宁歆喃喃自语的说,她抱着被子低低的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凄凉。

被伤的千疮百孔的心是麻木了吗?不然怎么丝毫感受不到疼?

病房门外,贺时琛听着身后凄冷绝望的笑声,薄唇紧紧地抿着。胸口溢满了烦躁,他想转身回去,想把许宁歆紧紧地抱在怀里。

不应该的,他不应该有这样的反应。

贺时琛死死的咬着牙,强迫自己迈步离开。

他的脚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像在逃避什么。

徐彤发现,贺时琛最近在自己这里待的时间越来越短,而且还经常对着她的脸走神,眼里充斥着复杂又矛盾的情绪。

贺时琛自己没察觉,徐彤却看的一清二楚。

他在煎熬,他的心在因为许宁歆而动摇。

这怎么可以!

她必须做点什么,但是又不能让时琛察觉。她还要在他面前保持柔弱善良又乖巧的美好形象,所以不能从他身上下手。

而许宁歆出院后就回了别墅,自己更没有机会接近她。

那么,就从许家那个女人的身上下手好了。她不是生产后身体一直不好,还有心脏病不能激动吗?

呵。

徐彤冷笑,眼里满是怨毒。

“太太,这是今天的汤。”

为了调养好身体,顺便安胎,这些天许宁歆的饮食一直被严格控制。加了各种中药的汤味道古怪极了,哪怕喝了这么多次,她还是无法适应。

这次也一样。

闻到小红端过来的汤,许宁歆生理性的捂着嘴想要干呕。

她连忙站起来,快步走到洗手间。

“呕……”

贺时琛蹙眉看向桌子上的补汤,耳朵里听着许宁歆痛苦的干呕,心情无比烦躁。

没过多久,许宁歆惨白着脸从浴室出来。这次胃里空了,她才没有再吐。端过碗,压下生理性的恶心,许宁歆表情痛苦的强迫自己大口大口的喝汤。

实在太难喝,她时不时停下来,干呕。

一碗汤,反反复复整整喝了快半个小时还有一多半。

她实在痛苦的难受,忍不住红了眼眶。

“呕。”

在她又一次忍不住干呕时,贺时琛猛地站起来,阴沉着脸大步走过去。从她手里夺过碗,目光森冷的盯着她。

“喝不下去就别喝!”

看着她痛苦忍耐的样子,他只觉得烦躁到极点。

不过怀孕而已,竟然会这么痛苦。

“不喝?”许宁歆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看着贺时琛嘲讽的扯了扯唇角:“不喝怎么保证肚子里的孩子健康发育?还是说,贺先生你心疼我?”

“心疼你?别妄想了!”

“是啊,贺先生又怎么会心疼一个生孩子的工具呢。”

许宁歆自嘲的说,明明事实就是如此,可听她一次次用轻贱的语气说自己是生孩子的工具,贺时琛竟然觉得刺耳。

他张嘴,可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只能任由许宁歆夺过碗,一口气喝掉剩下的汤,又满脸痛苦的捂着嘴进洗手间去吐。

第14章 装柔弱谁不会

这些天,贺时琛一直留在别墅。

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许宁歆的肚子上,偶尔甚至会流露出温柔的神色。这让许宁歆已经死寂的心忽然又开始跳跃,死灰,复燃。

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她低头看着小腹,脸上写满了挣扎。

她该不该再尝试一次?哪怕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

砰!

徐彤面目狰狞的砸了贺时琛为了安抚她特地送的昂贵水晶摆设,冷眼看着地上泛着寒光的碎片,她死死的咬着唇。

“许宁歆这个贱人!”

她居然妄想凭着肚子里的孩子跟她抢时琛,怎么可能!

发泄完怒火,徐彤蹲下,拿过一片锋利的水晶碎片,对着自己的手臂狠狠划了下去。鲜血瞬间涌出来,一滴滴的落在地面上。

她拿出手机给贺时琛打电话。

电话接通,徐彤立刻呜咽着哭了起来。

“时琛,怎么办?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听到徐彤的哭声,贺时琛立刻心疼了,忙问她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呜呜……我不小心把你送我的水晶打碎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碎了就碎了,没什么。倒是你,没受伤吧?”

“我……我没事。”

徐彤故意犹豫了下,支支吾吾的说。

了解她的贺时琛一下子就猜到她受伤了,在隐瞒自己,当即焦急的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边安抚她一边大步往外走。

“别怕,我马上回去。”

许宁歆从贺时琛的语气里猜出了大概,眼底闪过一抹讥讽。

她徐彤能装柔弱,难道自己就不会吗?

“啊!”

距离地面还有两级台阶,许宁歆装作惊慌失措的模样尖叫了声。

贺时琛脚步停下,想也不想转身冲过去。

紧紧地把许宁歆抱在怀里,紧张的看着她:“没事吧?有没有碰到什么地方?肚子呢?有没有不舒服?”

许宁歆惨白着脸靠在贺时琛的怀里,一副惊吓过度还没缓过来的样子,颤抖着嘴唇回答:“没……没事。”说完,脸色猛地一变:“唔!”

“怎么了?是肚子疼吗?”

贺时琛立刻紧张起来,直接弯腰打横把许宁歆抱起来,大步上楼。

至于掉在地上、显示还在通话中的手机,谁还记得。

“你先躺好,我去让家庭医生过来。”

贺时琛嘱咐完,一脸急切的离开。

等他走了后,许宁歆脸上的痛苦立刻变成嘲讽。

呵。

这就是装白莲花的好处吗?怪不得那个徐彤那么喜欢装白莲花,还真是好用。

现在那个女人肯定快要被气死了吧。

许宁歆猜得没错,徐彤的确快要被气死了。不仅如此,她还下定决心要早点展开自己的计划。不然真等到贺时琛被许宁歆抢走,她到哪儿哭去。

自虐般的在手臂上又划破了好几道口子,任由疼痛侵袭。

徐彤表情狰狞的自言自语着:“许宁歆,你会为了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那之后,徐彤拨打了一个不曾储存却刻骨铭心的号码。

“帮我把陈云约出来吧。”

陈云,许宁歆跟徐彤的母亲。

爱你不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爱你不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猜您喜欢